深夜君

破冰


 @修伞深夜60分  支持一下……

“喵——”一只小小的肉肉的猫爪搭在了叶修的手背上。
叶修暂停了码字,伸出手把小白猫往旁边挪了挪:“乖,边儿玩去啊。”
小白猫跳到叶修腿上,抬起头却只看到叶修的下巴,又是软软地喵了一声,便在他腿上蜷成一团睡了。
小白猫不再打扰他码字,叶修手指翻飞,继续码字。
这只小白猫是叶修在楼道里捡来的,他买了烧烤回来就看到这只小白猫窝在一个铺满柔软旧手帕的帽子里。H市的冬天还是有点冷的,更何况今年还下了雪,如果叶修不管它,这么小的猫肯定捱不过这个晚上。
码完字按下发送,叶修一边顺着怀中猫咪的毛,一边看了看上一章的评论。
自从叶修不碰钢琴之后,他无聊的时候就在网上码字打发时间,顺便赚点零花。
“喵……”怀中的小白猫咪软软地叫了一声,抬起脑袋,努力往屏幕上看。
“想看啊?”叶修注意到了小猫的动作,用手指点了点它的脑袋,“看得懂吗你?”
小白猫缩回脑袋,软绵绵地趴着,似乎又困了。
叶修看完评论后也没关电脑,把小白猫从腿上抱起来,小心翼翼地放地毯上。
——一动不动码了三四个小时,也是时候去解决一下生理需要了。
小白猫耳朵动了动,听到门关上的声音之后立马抬起了脑袋。
“老鼠老鼠我是老鹰!”一只小奶猫趴在半开的窗户上用标准的普通话对下面的小白猫说。
“说了不要叫我老鼠!”小白猫习惯性地反驳了一句,也是用标准的普通话说的,“你怎么来这里了?不是说了我明天就回去吗?”
“但是我也想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呀……”小奶猫用前爪推开了窗户,灵敏地跳了进来,“这里就是你之前主人的家吗?”
“不知道……只是感觉很熟悉。”小白猫用前爪推了推小奶猫,“你赶紧出去,等下他就要出来了。”
“别急……”小奶猫继续到处转,“他这里为什么没有乐器啊?”
“为什么他这里要有乐器?”小白猫对它的问题表示了疑惑。
“你不是很喜欢琴房吗,我以为你以前的主人就是搞这块的。”小奶猫转了好几圈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有点郁闷。
叶修解决完生理需求,隐约听到客厅里有声音——他对声音一向很敏感。他放轻动作,小心地走出了洗手间。
“你赶紧出去吧!他就要出来了!”
叶修顺着声音极其隐蔽地看了一下说话者,然而这一看却让他有点怀疑自己的所处世界的真实度。
他使劲眨了眨眼睛。
“好吧好吧。不过为什么会没有乐器呢?钢琴或者小提琴……随便来一个也行啊……”
“别废话了赶紧——”
小白猫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叶修大大方方地走了出来。
叶修的表情十分复杂,小白猫一时也不知道怎么面对这种情况。
他们沉默地对视了半分钟。
“他不怕我们耶?”小白猫探了探脑袋,打破了平静。
叶修的眉头几不可见地跳了跳。
小白猫抬头看他。
“那啥……如你所见我是一只猫妖,”小白猫下定决心般深吸一口气,“我和客厅这只猫是朋友我们都是猫妖但你放心我不会害人的我一直都是一个遵纪守法的猫妖而且我受伤了也不用麻烦你的猫妖的自愈能力很强的你只要把我俩都丢出去然后当做这一切都没发生就好了我们不会再来打扰你的!”
说完后,小白猫偏过脑袋等待叶修的回答。
但叶修没有说话。
他的手指一下一下有节奏地敲打着茶几,静静地思考着。
“……你还有什么要问我的吗?”小白猫等了半天没有等到回应,心里觉得不踏实,忍不住开口试探着问他。
“有。”叶修开口了。
小白猫舒了口气,正襟危坐,等待新一轮的拷问。
“你叫什么名字?”
“……啊?”小白猫完全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一时竟愣了。
“你叫什么名字?”叶修又非常耐心地重复了一遍,字与字之间停顿的节奏都没变。
“我叫……”小白猫犹豫了一下,“我叫苏沐秋。”
“好,苏沐秋。”叶修终于找到点和“人”说话的感觉,这让他觉得世界还是那个世界,眼前的一切都还不算太荒唐——但其实试图把猫想成人去对话本身就有够荒唐,不过此时的叶修已经没有足够的脑容量去思考这些有的没的了。他定了定神,似乎在斟酌接下来的话要怎么说,然而下文还没来得及出来,就见自己面前的这只小白猫没有一丝丝预兆就变成了一个少年。
如果只是人变猫,虽然奇幻了点,但叶修还是可以勉强转动大脑去好好思考要怎么处理这件事。然而如果还有大变活人这种毫无预兆的场景,连叶修都无法继续维持表面的淡定了。
简直就是在拍恐怖片啊!
叶修觉得自己需要一颗速效救心丸。
苏沐秋拍拍裤腿,迅速退开了几步,“忘说了,你叫了我的名字我会变成人的。”
叶修深呼吸了一下平复自己的心情:“好,现在我知道了。”
“那没事我就先走了。”苏沐秋本能地觉得危险,想要开溜。
“你等下,”叶修叫住了他,“我还有点事要问你。”
苏沐秋听到这话,不知怎么脑子里突然闪过几个破碎的画面。
那个人抓住他的手腕,手心里都是汗。
紧张。
羞涩。
似乎要说出口的是什么……
“去书房吧,我收拾一下东西等下就来。”
苏沐秋哦了一声,整个人晕乎乎的,也没心思去想叶修说了什么,像个提线木偶一样乖乖地走到了书房。一直到推开书房的门,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都做了啥。他想回头看看叶修来了没有,却突然停住了动作。

书房里面躺着一架钢琴。
那是十年前的钢琴了,但保存得就像刚买来一样。多么熟悉的钢琴啊,苏沐秋看着那架钢琴,心思浮动着。就这短短的的一眼,他脑中就播幻灯片似的飞速掠过无数陌生的画面——
他和那个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个人凑过来说的那句“要不要比比看”。
他和那个人第一次在钢琴比赛上对上,那个人不习惯穿这么紧的衣服,上台前皱着眉小幅度地扯了扯正装的领结的手。
他和那个人在某个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的夜晚一人唱一人弹,结束时心照不宣的对视。
他和那个人……
这样的画面曾经也在苏沐秋的脑海里出现过,但那个时候一切都仿佛蒙了层纱,叫人看不明确。尤其是那个人的脸。
可是现在,那个人的脸一幕比一幕清晰——但就在马上要看清那个人时,这些画面突然停止了播放。
苏沐秋的眼里只剩下了那架钢琴。
他仿佛受到蛊惑般,情不自禁地走上前去,伸手小心翼翼地摸过琴键,仿佛在对待多年未见的恋人。
真的……真的是有很多年没有见了。
苏沐秋的心里突然出现了这么一句话,这句话来得突兀,他还没有来得及想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一句话,人就已经坐在钢琴面前准备弹了。
刚刚弹了一个音,苏沐秋就像是被这一声给惊醒了一般,突然回过神来,触电般地收回了手。
他站起身一回头,却惊愕地发现叶修竟然已经在书房门口了,他手指上夹着一根没有点燃的烟,也不知道在那看了多久。
“对不起,”苏沐秋二话不说立马道歉。没有经过主人允许私自去动主人的东西是很不礼貌的,苏沐秋显然也清楚这一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
“没关系。”叶修摆摆手,表示自己并不介意,“没想到你这只猫还挺多才多艺啊,会弹钢琴?”
“我也不知道……”苏沐秋抓了抓头发,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就,突然……”
叶修笑了笑,也不再对此多问,转而问起了正事:“你是故意想混进我家的?”
“……是。”苏沐秋犹豫了一下,还是给予了肯定的回复,“我想你应该不会放任小猫在这么冷的时候呆一晚上吧。”
叶修听到后半句话,取烟的手突然轻微颤抖了一下。
——很久之前,也有人对他这么说过。
他沉默了片刻,再次开口:“目的呢?”
“我们是不是以前见过?”苏沐秋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了他一个很奇怪的问题,“我记不得以前的事了,但是我看见你就觉得你很眼熟,而且我好像很喜欢你,你摸我的时候我心跳得特别快。”
“……我什么时候摸你了?”叶修莫名其妙。
“就刚刚啊,我趴你腿上,你摸了我好几下。”苏沐秋表情特别认真,一点都没觉得自己说出的话有什么歧义。
叶修忍不住干咳了两声:“我之前确实没有见过你。”
“啊……”苏沐秋有点失落的样子。
而这个表情像极了……那个人。
“我只是觉得你这里很熟悉。我以为我曾经在这里住过……”
叶修沉默了一下,突然转了话题:“你们猫妖可不可以看到死了的人?比如鬼啊魂魄什么的?”
“可以。”苏沐秋不知道他问这个干嘛,但还是诚实地回答了。
“那可以召回死了的人的灵魂吗?”叶修又问。
“只要没魂飞魄散就可以,”苏沐秋的好奇心突然上来了,但这事比较敏感,他酝酿了一下情绪,语气还是足够小心,“你有什么重要的人死了?”
“不知道,”叶修低下头沉吟,“报纸上说他死了。”
……报纸上?
这事好像还有点复杂,再问下去估计要晕。苏沐秋考虑了一下,也就断了继续询问的念头。
“我可以帮忙召她回来。”苏沐秋跃跃欲试,“对了,她叫什么名字?”
“他叫穆森。肃穆的穆,森林的森。”

——你叫什么名字?
——穆森。肃穆的穆,森林的森。

苏沐秋一下子有点恍惚,往后退了一步,结果没站稳,直接往地上扑,叶修眼疾手快把他扶了一把。
“怎么了你?”叶修看上去一点都不奇怪苏沐秋的反应,但话里透露出来意思却和他的表情截然相反,“难道你见过他?”
“也许吧,”苏沐秋回过神来了,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他又开始有点晕了。他没有看叶修,因此也就没发现叶修的异常,“我也不知道。我现在记忆特别乱……不知道怎么说……总之,我先试试吧。”
苏沐秋说完就逃避一样地闭上眼睛,仿佛在感知什么。
眼前的一切给叶修带来了轻微的违和感。就像是看电影的时候看到穿帮镜头会突然出戏,叶修看到苏沐秋在自己家里如此严肃地神棍也有点出戏。
他闭上眼睛揉了揉太阳穴,缓和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就在这时,苏沐秋突然开始向后倒。听到动静的叶修赶紧睁开眼睛要去抓,虽然晚了一步,但好歹没让他头着地。
“苏沐秋?”叶修很不客气地拍了拍他的脸。
拍了好几下,看苏沐秋没有醒来的意思,叶修又去掐了掐他的人中。
“好粗暴啊你……”苏沐秋皱了皱眉,没有睁眼,话语中睡意很足,“帮你做事很累的啊,让我睡会,我睡醒了再告诉你……”
话音刚落,苏沐秋就又陷入了沉沉的睡眠,任凭叶修怎么弄他他都不给一点反应了。叶修无奈,本想直接就把他放书房,又怕他第二天着凉多出不必要的事,只好把他抱起来,丢到了客房的床上。
第二天苏沐秋醒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软软的大床上,惬意地来回滚了滚,仿佛在自己家一样。
一晚上没吃东西,他的肚子已经开始咕咕叫了,苏沐秋从床上爬了起来,凭着嗅觉寻到了饭桌所在处。
叶修此刻正在往饭桌上摆盘子。
“你头发都翘起来了。”叶修抬头看了一眼苏沐秋,低下头又继续摆盘子。
“是吗?”苏沐秋胡乱摸了几把自己头发,“好了没?”
“还翘着呢,”叶修摇了摇头,“去洗手间照下镜子吧!”
“喔……”苏沐秋刚睡醒,整个人迷迷糊糊地就要往洗手间走,走到门口时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猛然停下了脚步,“没事,翘着就翘着吧,又不是小姑娘。”
他转过身又走了回来,一点都不讲究地拿起一个圣女果就放到了嘴里,含糊不清地抱怨着:“饿死我了。”
“没洗手吧?”叶修挑眉。
苏沐秋又抓了一个起来,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今天怎么没开电视呢?每天固定的早间新闻哪去了?”
“现在都中午了,哪有什么早间新闻?”叶修啧了一声,“不过你怎么知道我每天要看早间新闻的?”
苏沐秋顿时哑然。
对啊,他怎么会知道的?这种记忆好像一直都存在着,时不时就从脑海里跳出来,刻意想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不过,这倒让他基本可以确定自己之前肯定和叶修有点什么了。
“先吃饭吧,吃了饭你就把昨天的结果告诉我。”叶修轻描淡写地带过刚才那个问题。
“穆森来接一下。”叶修转身,非常自然地喊了一声。
苏沐秋看也不看就接过他手中的水果盘:“叶修你怎么还是这么懒——”
然后突然反应过来刚才叶修是叫的他穆森而不是苏沐秋。意识到这一点后苏沐秋瞬间愣住了。
“苏沐秋,”叶修的语气平静,就像早就料到那般,“其实你就是穆森吧?”
“你弹琴的手势太特别了,别人模仿不出来。”叶修的语气依旧很平静,平静得和他所说的内容一点都不搭调。
苏沐秋低下了头,看着自己干净漂亮的手。
“我不知道……”苏沐秋显得有些茫然,还有些无措,“我真的不知道……”
他也无法解释自己刚才为什么会应下那个称呼,这种自然熟稔的对话语气,仿佛他们已经认识了很多年。
叶修沉默了片刻,轻轻叹了口气:“先吃饭吧。”
苏沐秋木然地应了一声,拿起筷子十分机械地开始吃午饭。他的心思根本不在吃饭上,甚至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吃完的。
“苏沐秋?”叶修伸出手,在他眼前挥了挥,“回魂回魂。”
“啊?”苏沐秋眨眨眼睛,终于不再发呆了,有些抱歉地看向叶修,“对不起啊,刚才走神了。你想问穆森对吧?我……召不回来他,我找了好久的,还是找不到他。”
“找不到他。”叶修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一下这句话。
“可能早就转世了吧?”苏沐秋想想,又点了点头,“毕竟都十年了。”
“……也对。”叶修几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
苏沐秋见他这个样子,心就像被羽毛尖轻轻刺了一下,什么都没想就突然过去抱了一下他,试图安慰他。
苏沐秋这一抱来得突然,叶修下意识地把他往外猛地推了一下——没太用力,但也足够把他推开了——然后一脸复杂地看向他。
苏沐秋显然也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行为有多么不妥,有心解释一二,磕磕绊绊说了几句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索性不说了。
“那啥,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苏沐秋有点不自在,逃避一般抱起在一旁窝着的小奶猫,径直走出了屋子。

雪已经没有下了,屋顶上都是银白,路上行人匆匆,几乎没有人会停留下来看风景。

今年的H市比往年都要冷。

叶修回屋给自己裹了一层外衣,拿起给小奶猫喂奶的奶瓶,本想要丢掉垃圾桶里面,犹豫了一下还是收起来了。
可能以后……
叶修抿了抿嘴角,停顿了一下,没有继续想下去。
苏沐秋来得突然,停留的时间也很短,如果不是客房里那凌乱的床铺,叶修甚至觉得他都没有来过。
“穆森……苏沐秋……”他摸着客房枕头上因有人睡过而轻微塌陷的地方,轻声念了一下这两个名字,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苏沐秋把小奶猫放到安全温暖的住处,低声交代了两句,就一个人离开了。
或许是回来的时候太过心不在焉,苏沐秋下楼后才发现楼下那家店居然换了玻璃门。
苏沐秋偏头一看,玻璃门上非常清晰地映入了他的样子,也包括他背后匆匆的行人。
这一切让他突然心悸。
其实他一直有点害怕照镜子,每次照着镜子的时候,他看着自己的样子,都觉得一阵恍惚。
这是自己吗?
这当然是自己。
可是,总有种说不清的陌生感。
这种感觉让他非常害怕,好像自己的存在对于这个世界而言是非常突兀且奇怪的。
看得越久,就越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自己本来……不应该长这样的。
苏沐秋突然清醒过来,猛地摇了摇头。这个想法太奇怪了,让他有点不安。他没再停留,转身离开了这里。

苏沐秋坐着公交,在一所高中门口下了车。现在H市所有的高中都在放寒假,苏沐秋面前的校门紧闭,没有一丝人气。他往四周看了看,确认没有人后,化身为猫,十分敏捷地从铁栏的缝隙中钻了进去。
没多久,他就到了琴房门口。
苏沐秋收起尖锐的猫爪,摸了摸大门确认了一下,又迅速地化成了人形。
他倒是一点都不害怕被发现,因为这所高中真的太偏僻了,假期时很少会有人在这里闲逛。
正当他要拿出钥匙进去时,却听见里面传来了一首钢琴曲,要开门的动作不由一顿。
这首钢琴曲是肖邦的《离别曲》,也是给暗恋的人的告别曲,旋律优美且缠绵,那人却弹得断断续续磕磕绊绊,仿佛初学者一般,把一首曲子的流畅感毁得干干净净,也没有弹出其中一丝一毫的感情。
苏沐秋站在门外,不由摇了摇头。
即使他不会弹钢琴,也知道这个人弹得并不好。X中的孩子一向对音乐很感兴趣,但学校也是明文规定学生不允许在假期使用琴房的,也不知道是哪个学生私自到琴房来练习了。
苏沐秋以猫的身份在这里呆了五年,就算他是个以前不懂钢琴的人,也被熏陶出来了一点在钢琴上的品位。但他最喜欢听的其实并不是钢琴,而是小提琴。
一曲终,苏沐秋在心里叹息了一声,但几乎没有停歇地,琴房里的那个人又接上了一首小提琴曲。
《流浪者之歌》。
前奏几乎才刚刚响起,苏沐秋就听出了这首曲子是什么。
苏沐秋摩挲着手里那把琴房的钥匙,心脏突然一阵狂跳。
这首小提琴曲是一首以吉卜赛人情感、生活为背景的乐曲,曲调从悲凉慢慢到狂放。而这个人拉小提琴时不像刚才弹钢琴时那么生涩,流畅熟练得像是一个老手。这个人拉得非常漂亮,漂亮得让他想起了自己梦里经常出现的一个场景。
那是一个拿着把伞的人,他踩着夕阳走去,不知道来自何处,也不知去向何方。

——今天不一起?
——不了。你玩吧,我给你放风。
——你放什么风啊,瞎折腾。机会可就这一次啊!过了就没有了啊!
——专心玩你的,别叨叨,哥要拉小提琴了。
——哦?是要给我的英姿奏乐吗?
房间里响起了《流浪者之歌》,间或有轻微键盘敲击声。只是练习之作,竟也被那人拉得有模有样。

仿佛从两个时空传来的乐曲渐渐合到了一起,曲终之时,苏沐秋的眼前场景突变,出现了记忆中的一幕。
他和一个人相视一笑,互相击掌。
苏沐秋竟然有些分不清这是幻境还是现实了,伸出手想去碰那个人,看看他的样子,却只碰到了门板。
乐曲声骤停。

意识到自己惊扰了屋里的人,苏沐秋来不及多想,下意识化身为猫就想跑。
“苏沐秋?”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迈步,就被这一声给被迫换回了人形,直接摔到了地上。

“你怎么在这里?”
他们看到对方,同时说出了这句话。
苏沐秋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在琴房里面拉小提琴的人会是叶修。
叶修显然也对他出现在这里表示出了诧异。
苏沐秋见时机合适,很快就从地上爬了起来。
“我之前就生活在这片……”他抬头看着叶修。
“我妈有这个琴房的钥匙。”叶修也礼节性地解释了一下。
虽然已经有十年没有回来过了。不过后面的话叶修并没有继续说出来。
“你到这里来是想继续窝个地儿住着吗?”
“不是,”苏沐秋犹豫了一下,突然下定了决心,“我是想来验证一件事的。”
“我可能是会弹琴的。”
“还有,我觉得我应该是认识你的。”苏沐秋抬头看向叶修,“但是我真的不记得了。我曾经梦到过和一个人一起弹钢琴写乐谱,也梦到过和一个人一起打游戏做攻略。虽然我记不得那个人的样子,但是我知道他们是同一个人。”
“……”叶修静静地听着,没有说话。
“我觉得……那个人应该是你吧?”苏沐秋试探着说道。然而叶修还是没有说话,苏沐秋沉了沉心,又暗自积攒了一些勇气,“那首歌很熟悉,《流浪者之歌》。我是不是曾经给你拉过?”
“不是你。”叶修开口了,“是穆森。你是穆森吗?”
“我叫苏沐秋。”苏沐秋很坚持地又重复了一遍。
“好吧,苏沐秋。”叶修从善如流。
“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对……”苏沐秋说得很轻,声音就有点飘,“我只是觉得……穆森和我肯定有什么关系的,也许他是我前世,或者别的什么,只是我记不得了。”
叶修突然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听说你钢琴弹得不错,要不要跟我比一比?”
“……啊?”叶修这一手来得太突然,苏沐秋一时没反应过来。
“他们都说你弹得好,你要不要跟我比比看?”叶修笑。
苏沐秋听到这句话,瞬间明白过来了。他深吸一口气,试着勾了勾嘴角,慢慢笑了起来——那是一个充满朝气和张扬的笑容,就像一个真正的十七岁少年一样:“试就试,不过你输了也别不服气啊!”
叶修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让他坐到了钢琴的面前。
苏沐秋咽了一口水,想了几秒,然后手指落到了琴键上。
他本来觉得自己是不会弹钢琴的,但手指一碰到琴键上,就仿佛有记忆一般自动弹了起来。
是贝多芬的《悲怆》。
一曲终,苏沐秋站起身来,想要说点什么,叶修却又坐了下来,也弹了一曲《悲怆》。
等到叶修弹完站起身来,苏沐秋又坐了下来,弹了一曲《野蜂飞舞》。叶修等苏沐秋站起身来后,又把那首曲子再弹了一遍。
两个人就这么一来一回的,竟也弹了二十几首。
苏沐秋之前没有尝试过弹钢琴,现在越弹越感兴趣,已经有些不想停下来了。
这个时候的他完全沉浸在了弹琴的愉悦中,俨然已经忘记了自己正在比赛这件事。
“你弹得很好,和以前的穆森弹得几乎一模一样。”叶修在苏沐秋又一次起身后突然开口,“我现在对你恢复记忆这件事有点期待了。”

今年H市的冬天比往年都要冷,西湖上都结了一层薄薄的冰。

——咔嗒,咔嗒。
恍惚中,苏沐秋却似乎听到薄冰破开的声音。

评论(8)

热度(100)